新能源汽车并且今年大概率就能出来

  新能源汽车发展是中国车企的唯一出路 访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

  成立于1958年的北京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汽集团”),是中国五大汽车集团之一。旗下拥有北京汽车、昌河汽车、北汽新能源、北京奔驰、北京现代、北汽福田等诸多知名品牌。自2006年起,徐和谊担任北汽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在他的带领下,十多年来,北汽集团合纵连横,完成了国内的产业布局。凭着逐年攀升的业绩,自2013年起北汽集团连续六年入围美国《财富》杂志“世界500强企业”榜单,排名从336位飙升至第124位

  徐和谊在担任北京现代公司董事长期间,北京现代项目创造了从双方正式接触到第一辆轿车下线天等三项中国汽车工业合资合作新纪录,并仅用了63个月便实现累计产销汽车100万辆的中国汽车行业最快速度纪录。随后,他又主导的“北戴合”项目,引入戴姆勒汽车作为北汽股份公司的战略投资人,实现了对北京奔驰的合并报表,并无偿获得了奔驰E级车平台。2014年12月19日,北汽集团在香港联交所敲响了上市的钟声,北汽股份成为香港首发上市融资额最高的中资汽车制造商

  当前,全球汽车产业正经历巨变,中国汽车行业外部环境、产业政策、竞争环境都发生了重大变化。中国汽车市场从2018年开始进入“存量竞争时代”。如何提振中国汽车市场消费信心?如何推动新能源车产业换代升级?自主企业品牌如何应对外资品牌挑战?近日,《中国经营报》记者专访了北汽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徐和谊

  《中国经营报》:目前中国汽车市场的销量冠军仍是一些合资品牌,自主品牌大多集中于中低端市场。为什么长期享受政策保护的汽车产业发展不尽如人意,而高度开放竞争的家电、手机、互联网等行业自主品牌崛起和技术进步迅速

  徐和谊:汽车是一个庞大的产业,我国传统车(燃油车)的发展相较于欧美起步晚,与外资车企不在同一个起跑线。与此同时,整体效益不高,这是自主品牌最大的软肋。比如曾经世界500强名单共6家中国车企上榜,总共盈利114亿美元。美国2家车企,共盈利171亿美元。我们的产销量远高于对手,总体效益却不如他们,这些都是客观存在的。但尽管这样,中国汽车产业要想由大做强还是必须发展自主品牌。如果没有自主品牌,就是把中国的产能当成国外投资者的代工工厂,咱们靠给人家代工挣钱,这样不可能把我们国家重要的支柱产业从做大到做强

  与过去经验教训相比,我认为北汽自主仍需要“紧烧火,慢结果”,自主的路不能走得急,需要一步一个脚印实践先进车企百年积累的汽车技术与发展经验,杜绝只看短期效应的观点,要对消费者和北汽自身负责

  《中国经营报》:所以你一直反复强调“发展自主品牌需要耐得住寂寞20年”,该如何破局

  徐和谊:在我看来,中国汽车工业要想由大变强,发展新能源汽车是必由之路。中国车企谁不干新能源,谁就无路可走。在新能源赛道上我们跟欧美是在同一起跑线的。在国家进一步扩大汽车行业对外开放的宏观环境下,中国汽车企业面临前所未有的机遇与挑战。这个时候,新能源汽车关乎中国汽车产业整体的未来。制造强国、网络强国,为中国自主汽车发展提出了明确目标,向智能化、网联化发展势必成为中国汽车发展的新机遇。所以,我们可以通过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弯道加速,让中国汽车工业实现从做大到做强

  《中国经营报》:这两年的两会,你一直围绕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建言,提案的落实情况怎么样

  徐和谊:去年围绕新能源车充电问题提出了四点建议后很快得到了工信部等有关部门的反馈,包括“对充换电的新业态给予政策支持”等建议被采纳。当时工信部的同志先后两次联系我。过去一年,各地充电桩建设和服务也得到了有序发展。我觉得新能源车配套基础设施建设虽然不能一气呵成,但只要坚持“日拱一卒”,就会发生可喜的变化

  据我观察,在北汽新能源、北汽产业投资、奥动新能源等企业的带动下,截至去年底,北京已建成100多个换电站。估计今年可以达到200多个。北京市计划将今后报废的出租车、网约车更换为“充换一体”的纯电动车,并计划三年内完成。充换一体是一种新的换电模式,车主的车没电了,有三种可充电的方式任选:换电、快充、慢充,这个换电模式一旦推广,电动车充电就方便多了。目前,电动车换一个电池要花费2分30秒。我透露下 ,北汽今年将推出最新一代换电技术,耗时仅需30秒,并且今年大概率就能出来,这可比加油还快。就冲这速度和便捷性,新能源汽车的推广势在必行

  《中国经营报》:你认为这个技术可以解决目前新能源汽车饱受诟病的“里程焦虑”

  徐和谊:是的,下一步新的换电技术推广普及之后,没有人会再去质疑新能源的里程焦虑了。今后新能源汽车续航里程会逐步标准化,在我看来,续航里程在300公里左右是非常经济合理的数值。过短了频繁换电也不方便,再长就没有任何意义了。没电了就去换电,像燃油车加油一样。现在很多车企都在做追逐续航的竞赛,在我看来,续航历程不是越长越好,要知道,续航里程600公里电池是300公里的2倍,空转不说,电池自重加大,对轮胎的磨损会加剧,另外运营成本也会大幅度提升。续航600公里的电动车电池等于是天天自己拉自己,费电的同时百公里消耗也会很大。我们通过多方面的综合因素来算,续航里程300公里足够了。当然这得慢慢来,人们认识事物得有一个过程。就我们而言,北汽正在从传统制造业向制造服务型企业转型,未来北汽新能源汽车发展重心将侧重于建设充电桩的数量以及快速更换电池技术上,从而为用户提供完善的绿色出行解决方案

  另外,污染防治是十九大部署的三大攻坚战之一,打赢蓝天保卫战,不仅要加强汽车产业节能减排力度,也需要在城市物流车、驾校培训考试车辆等方面坚持推进新能源化。目前新能源公交和新能源出租车的普及均取得了较理想的成绩,但城市物流车采用新能源车的比例尚不足1%,是当前推广新能源汽车的一个短板。所以,我今年就这个领域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中国经营报》:你认为应该从哪几个方面弥补新能源物流车的短板

  徐和谊:比如路权问题,目前新能源物流用车在城市通行和尾号限行方面与传统的燃油物流车完全一样,应该放开,不限行,和目前新能源客运车辆享受一样的政策;在成本方面,目前由于电池问题,新能源物流用车的使用成本还是偏高一些,特别是在补贴逐步退坡的情况下,新能源物流用车的使用成本优势体现不出来,应该给一些政策性的支持;在使用便利性方面,物流用车需要的电量比较大,由于它作业的紧张度,通常要快充,但是目前城市中所建的充电桩大部分以慢充桩为主,建议应该在充电设施建设和规划布局上更多考虑新能源物流车

  《中国经营报》:目前中国新能源车市场处于一个怎样的时期

  徐和谊:我认为新能源汽车现在到了关键转折点,明显的特征是,首先,新能源汽车的保有量已经很大了,补贴退坡已经到了最后一个“台阶”,这个“台阶”转瞬就到了,等这个“台阶”没了再商议如何发展新能源汽车就来不及了,所以说2019年很关键

  与此同时, 随着市场的变化,制造业与智能化连接发展是刻不容缓的事情。汽车制造业领域缺少这方面的人才,技术也都在有限的几个互联网企业中。目前北汽与百度都在进行深度化合作,已经具体到产品层面。2018年北汽推出了2级自动驾驶,2019年推出3级自动驾驶,2022年推出4级自动驾驶汽车。新能源与AI的结合极有可能是汽车产业一个突变的机遇,企业抓住了就可能一片坦途,抓不住极有可能倾家荡产

  北汽走过了60年。在中国六大汽车集团中,北汽很多时候都是以“先行者”的形象出现。传统造车如此,中外合资如此,新能源同样如此

  当下,中国汽车市场从数量型增长转化为结构型增长,新能源汽车市场环境越来越开放,竞争也日趋激烈。在这种情况下,北汽提出至2020年在北京地区全面停售燃油车,全部销售电动车,2025年在全国全面停售燃油车。这个彻底放弃燃油车的大动作,被外界看作北汽全力奋战新能源汽车的开始。也被一些业界人士分析为北汽转型,押注新能源汽车的底牌之举。近几年来,北汽自主品牌经历了抛物线式的发展,但始终没能形成良性的自我造血功能。在记者看来,放弃燃油车这个颇有“壮士断腕”气势的战略,是将有限资源投入到向好领域的一个“正确”的选择。在这个时间节点里,只有真正以前瞻性眼光认清时势,并踏准节奏进行技术成果的释放和产品的投入,才能从纷乱的战局中脱颖而出

  采访中,徐和谊在谈到补贴政策的退坡时谈道,在有限的时间里,新能源车企业要快速提升自身产品的竞争力,不要躺在政府的补贴政策上过日子,全力以赴做好企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据了解,北汽目前推出的新产品,全部都按照没有补贴即2021年之后的零补贴在做产品的开发,其中重要的一块就是电池技术。有人分析当初比亚迪能够拿到股神巴菲特的投资,就是因为其电池技术好。之前董明珠、万达、京东等大咖投资银隆,也是因为银隆掌握的钛酸锂电池技术。换而言之,新能源汽车的核心不仅在于汽车,更关乎电池

  电池对于新能源汽车的重要性体现在电池占据整车成本的比例很高,同时电池是新能源汽车技术突破的关键。作为汽车行业的一名“老帅”,徐和谊自然深谙这其中的道理,他很早就明白电池技术的研发与提升,才是补贴完全退坡后的时代里,新能源车与燃油车竞争的核心竞争力。对此,他也在采访中坦言,通过这么长时间我们整车企业和电池企业共同合作发现,仅从材料成本、制造成本、管理环节、采购环节等环节压缩成本只能解决一部分问题,解决不了根本问题,我们还是得有技术上颠覆性的创新,才能成功。北汽已经在这方面迈出了坚实的一步,但目前具体是什么还属商业机密

  从长远来看,北汽押注新能源车可能占据了市场的“先机”,但同时也充满了变数和不确定性,即使是全力发展新能源,北汽需要解决的仍然是核心技术、体系、发展战略等根本问题

  截至去年底,北京已建成100多个换电站。估计今年可以达到200多个。同时,北京市计划将今后报废的出租车、网约车更换为“充换一体”的纯电动车。并计划三年内完成。充换一体是一种新的换电模式,车主的车没电了,有三种可充电的方式任选:换电、快充、慢充,这个换电模式一旦推广,电动车充电就方便多了。目前,电动车换一个电池要花费2分30秒。我透露下 ,北汽今年将推出最新一代换电技术,耗时仅需30秒,并且今年大概率就能出来,这可比加油还快。就冲这速度和便捷性,新能源汽车的推广势在必行

  2、如何解决目前新能源汽车饱受诟病的“里程焦虑”

  下一步新的换电技术推广普及之后,没有人会再去质疑新能源的里程焦虑了。今后这类作业用车续航历程会逐步标准化,在我看来,续航里程在300公里左右是非常经济合理的数值。过短了频繁换电也不方便,再长就没有任何意义了。没电了就去换电,像燃油车加油一样。现在很多车企都在做追逐续航的竞赛,在我看来,续航历程不是越长越好,要知道,续航里程600公里电池是300公里的2倍,空转不说,电池自重加大,对轮胎的磨损会加剧,另外运营成本也会大幅度提升。续航600公里的电动车电池等于是天天自己拉自己,费电的同时百公里消耗也会很大。我们通过多方面的综合因素来算,续航里程300公里足够了。当然这得慢慢来,人们认识事物得有一个过程。就我们而言,北汽正在从传统制造业向制造服务型企业转型,未来北汽新能源汽车发展重心将侧重于建设充电桩的数量以及快速更换电池技术上,从而为用户提供完善的绿色出行解决方案。本版文章均由本报记者张硕 童海华 采写

  徐和谊,从2006年起,就开始担任北汽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统率北汽集团全方位的业务版图。他以过人的胆识和导提出了“走集团化道路,实现跨越式发展,把北京汽车工业建设成为首都经济高端产业重要支柱和现代制造业支柱产业”的发展战略,构建起北汽集团“整车、零部件、自主研发、服务贸易和改革调整”等“五大平台”,形成了轿车、越野车、商用车、新能源汽车同步发展,整车制造与上下游产业链关联互动,自主创新与合资合作相互支撑,重点项目建设与区域经济同步发展的新的产业格局。北汽集团成为中国及全球汽车界增长率最快的汽车集团之一

  当前,徐和谊正带领北汽集团按照高质量发展要求,打造“高、新、特”核心竞争力,实施全面新能源化和智能网联化“双轮驱动”战略,向着铸就“百年北汽”金字招牌的目标而不懈努力



相关推荐:



上一篇:秒速时时彩18137预测38c63.com新能源汽车但受到充电
下一篇:新能源汽车跟传统燃油车到底谁更防撞?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